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悔孩儿的呼唤

喜怒哀乐随意写,风花雪月自在吟,亲情友爱寻常事,泾渭分明醒后人。

 
 
 

日志

 
 

难忘那一家.散文[原创]  

2007-11-22 16:25:1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少年来,我一直想用我的拙笔来书写那一家人的故事,只是羞于自己的文底浅薄,恐难表达我想倾诉的思想和情感,但若不说出来,我的心潮又难以平静,尤其是当我看到或听到现在的人们之间的那种冷漠和虚伪的关系时,我就更想向人们诉说这个一直深藏在我心中的让我难以忘怀的故事。
      
    那是在一九七六年,国家多灾多难,我也多病多灾,几个月内就连着住了三次院,体质差到了极点,真可谓弱不禁风,实在不能坚持上班,就只好休了长假。
      
     周晓晶是我师范同学,我俩同为一系,同为一班,又同寝一室,朝夕相处间,渐觉彼此爱好相同,性格相仿,言语默契。也就当然地成了情感深厚的好友。我俩经常流连于花月之下、徜徉于山水之间,吟诗作赋、共抒情怀,那种纯真、那种激情、那种浪漫,一直伴随着我们度过了美妙的师范时代。毕业之时,我俩还信誓旦旦地要到最艰苦最偏远的地方去工作。只可惜命运并没有把我俩栓在一起,她回了她的家乡,我回了我的家乡。 得知我有病休息时,她便让我去她家养病。
      
    征得母亲的允许,我便坐上了通往晓晶家乡的火车。
      
    晶还在上班,没有更多的时间陪我,星期天我俩一起回到了她的家。
      
    她的家是一个小镇,父亲在公社的林业部门上班,母亲也是因为多病早几年就退养在家,还有姥爷,年岁已经很高,胡须都花白了,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或念书,或工作,不常在家。按理说,她的家境在当时也不是很好,因为晶的母亲我的伯母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连大笑几声都会晕过去,不仅吃药是常事,就连住院也是常事。伯父的身体虽好,可工资也不是很高,每月也就几十块钱,要支付伯母的医药费,还要供小妹妹们念书,那开销是可想而知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家庭,一个自顾不暇的家庭,却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让我终生难忘。
      
    为了给我治病,伯父骑着自行车到处给我求医问药,只要听说哪有好医生就一定领着我去看,然后就一次一次地给我抓药,药买回来以后,姥爷就给我煎药,我要自己煎,他说什么也不用,怕我煎不好。我那时已经二十三岁了,可他老人家还把我当小孩子看待,当做他自己的亲孙女一样疼爱,他说话非常温和,笑的也非常温和,很让人亲近,很让人敬慕。
      
    伯父伯母和姥爷不仅给我治病,还为我加强营养。我去的时候正是秋天,伯父从辽宁的新宾买回来许多苹果,让我天天吃,姥爷还到山上打来许多山梨给我吃,那山梨的味道美极了,香香的、酸酸的、甜甜的,让人回味无穷。姥爷还把捡来的松树蘑剥去皮,用水煮熟、切碎,和到面里发好,蒸出来的馒头非常好吃。每天中午,伯母就看着我让我睡午觉,不睡是不行的,伯母说睡午觉有助于休养神经,有助于体力的恢复。有一次午睡时我做了一个梦,说我家里出了事,我就和伯母说我要回家,伯母却对我说,梦都是假的,夜晚做梦都不灵,更何况是白日做梦呢。她说什么也不让我走。在伯母的坚持下,我又继续留下来。我伯母因为身体不好,不能操持太多家务,家务大多由伯父和姥爷来做,伯母就坐在炕上用波浪垂打毛线,她也教我打,还教我登缝纫机,我不敢登,怕把缝纫机弄坏了,伯母就鼓励我说,这么贵的机器坏了还了得,不会坏的,你就登吧。伯母找来了一些碎布角,手把手地教我,慢慢的,我终于能缝出行来了,开始还歪歪扭扭的,后来就能跑出直行了,成家以后,我就买了缝纫机,因为有伯母教我的手艺,我完全可以自己做衣服。
    
    时间匆匆,转眼间我在晶家已呆了一个多月,由于伯父伯母和姥爷的悉心关怀和照料,我的身体渐渐地好了起来,身上不再是瘦骨嶙峋,脸上也不再是枯黄如纸,精神也焕发了许多,和刚去时简直就判若两人。别人见了都这么说。可我毕竟还有工作,还有自己的家,我实在是应该回家了,如果我再呆下去,对于这一家则是无端的打扰,(实际上我已经给了他们诸多的打扰,已经给他们带来了诸多的麻烦,尽管他们决不会这么认为),对于母亲则是大不孝,(事实上我已经是不孝了,因为我离开家太久了,更何况我的母亲也是重病在身,她也需要我的关怀和照顾),所以我不得不离开这个给我无限温暖的家,离开这家的每一位亲人,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七八年,我到通化参加一个学习班,结束后我专程去看望我日思夜想的那一家人,但让我难过的是只有姥爷一人在家,他显得更苍老了,连走路都有些步履蹒跚。见了我他就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不知为什么,姥爷的那股亲热劲儿既让我感到温暖又让我感到心酸,忽然间,我觉得他很孤单,很可怜。他告诉我伯母又住院了,伯父在那护理,我实在不愿离开姥爷,此时此刻,我真应该留在他老人家的身边,哪怕为他端一次水、烧一次饭,因为我欠他老人家的实在是太多了,可我有工作在身,我不得不含着泪、忍着痛和姥爷告别,又匆匆地去看望伯父伯母。伯母病的很厉害,说话都气喘吁吁,可她还很幽默地和我开玩笑,看着她那虚弱的病体,听着她那诙谐的话语,我的心又忍不住一阵阵得酸楚,我真恨上天的不公,依伯母的慈爱和善良,她为何要受到这样的遭遇和磨难呢?难道真的是好人没好报吗?我真弄不懂!尽管我为伯母的命运不平,可我并不能改变什么,我只能怀着爱恋,怀着心酸,和伯母伯父依依惜别。后来听晶说,在那不久,伯母就离开了人世,姥爷也相继寿终正寝,只有伯父还健在。
     
    到现在,时间已过去了三十年,我早已有了自己的家,生活还算美满幸福,可我总忘不了那一家人,尤其是姥爷和伯母,他们那温和的话语、他们那慈祥的笑容时常在我的眼前闪现,他们为我所做的一切都历历在目,依稀可见。每当我想起他们的时候,我的心就会激动不已。我常常想,如果现在的人们都如他们那样无私、那样关爱、那样友善,那世间该是多么温暖、多么美好啊!
 
                   注:此文写于06年6月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