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悔孩儿的呼唤

喜怒哀乐随意写,风花雪月自在吟,亲情友爱寻常事,泾渭分明醒后人。

 
 
 

日志

 
 

小写“牛筋草”.散文[原创]  

2007-03-15 18:30:1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名牛筋草
                           弃睡报春晓 
                                  尽管残雪还落
                                  团团绿色更好
                          
                           无谓土质优劣
                           任凭风狂雪暴
                                 细细筋弦敌践踏
                                 杂叶难埋花开俏
                                        韧性永不消
       

    这是我年轻时胡诌的一首小诗,写的是生长在我老家的一种植物,我不知道它的学名叫什么,只知道乡亲们都管它叫“老牛筋”。

    它是一种草本植物,开黄色的小花,花心粉红,别看那花虽小,但仔细看上去,你就会发现它的颜色搭配的很协调,很艳丽,很明快,让人越看越爱看。我常常蹲在它的旁边看上老半天。

    这种草在我的老家有很多,只是大森林没有,它只生长在山坡上和灌木丛里,公路的两边也有,它生性耐寒,每当春天来临冰雪开始融化的时候你就会看到它。我那时之所以写这首小诗,是因为我觉得这种小草有着一种非凡的耐力和韧性,它的茎很细很柔软,但却很有弹性,不管有多少人在它的上面走过,它都不会衰败,而且能开出漂亮的花朵,所以我写了这首小诗,意在改变自己那懦弱的性格。而我今天要说的却不是它的性格,而是它对于我的奉献。

    那是在六十年代初期,我还小,不知为什么,只知道没有粮吃,天天都在挨饿。那时我们代以充饥的就只有野菜和树叶树皮之类。相比之下野菜算是最好吃的了,我常常去山上挖野菜,有山菠菜、杏菜、黄花苗、龙须菜、山韭菜、枪头菜、白花菜。还有大家都比较熟悉的广东菜、蕨菜、婆婆丁和小根菜。但我们最早能挖到的就是那老牛筋了,因为它长在向阳的地方,只要雪化了,你就能挖到它。而且它很容易挖,只要用小刀贴着地皮轻轻一割就会挖下来,不象小根菜,必须等土化了一层才能挖,而且要挖到很深才能挖出来。老牛筋是一团一团的,只要有,很快就会挖满一筐,拿回家来,摘去烂叶,用开水焯一下,在用刀剁碎,再把它撰成一个一个的圆团,放到玉米面上滚一下,然后就上锅蒸。

    别看老牛筋的花开得很灿烂,可吃起来并不好吃,我只记得有些涩涩的,所以我常常是先啃滚在外面的那层很薄很薄的玉米面,然后才吃它。老牛筋虽然很多,可挨饿的人更多,时间不长就会被采摘一空。但随着天气的转暖,各种各样的野菜也逐渐多了起来,好吃的也很多。但是到了冬天可就惨了,没有了野菜,我们就只好吃那些高粱壳玉米骨磨成的粉面,那粉面粗糙的很,难吃的很,既咯牙又拉嗓子,实在是难以下咽。每当这时我就急切地盼望下一个春天的到来,好去山上挖那些好吃的不怎么好吃的、但起码能让我们填饱肚子的野菜。
     

    现在人们的生活好了,没有谁会再挨饿,但有些野菜人们还再吃,例如小根菜、婆婆丁、大叶芹之类,甚至有些山菜还被列为山珍,比如牛毛广、山蕨菜之类,可那很不出名的却能最早解除我们饥饿的老牛筋却再也没有人问津,即使是山里人也不会有多少人记得它。尤其是那些年轻人,恐怕都不会认识,因为他们没有经过那个让人恐怖让人颤栗的年代,即使他们听了也不会相信,在我们伟大祖国那漫长而辉煌的历史篇章中,怎么会有那么苦难的一页呢?好在那一页已经掀了过去,留给我们这一代的只有那难以抹杀的苦涩的记忆。

    现在每当我漫步于各大商场超市,看到那些价格不低而被人们当作绿色食品的各种野菜的时候,我就会想,现在人们把它当作能够延年益寿的营养品,而我们那时侯却只把它当作能填饱肚子的代食品,现在人们是主动地品尝它,而那时,我们却是被动地咀嚼它,这先后不同的认识和理念该是有多么大的差距呀。虽然我对那些野菜有着很深的情感,但我不会花钱去买那些摆在柜台上的野菜,因为我的老家有很多,只要我有时间就回去采一些  ,但我不再采老牛筋,因为它实在算不上菜,还那么难吃。但我却永远不会忘记它,毕竟是它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给了我们特殊的关爱,让我们最早填饱肚子,解除饥饿。现在,它不必再去受那刀割之痛,也不必再去受那水煮之苦,它可以尽情地享受微微的春风绵绵的细雨,尽情地接受阳光的爱抚,并在阳光下开出灿烂的迷人的小花。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