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悔孩儿的呼唤

喜怒哀乐随意写,风花雪月自在吟,亲情友爱寻常事,泾渭分明醒后人。

 
 
 

日志

 
 

端午节怀母.散文[原创]  

2007-06-19 11:57:4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端午节,每逢佳节倍思亲,这话一点不假。在今天这个传统的节日里,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我已故的母亲。
   
   母亲故去已有十多年了,但在我的心里却始终不能忘怀她,母亲给我留下的记忆最深,留下的故事也最多。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我们家除了春节,就属这端午节最热闹最喜庆了。那时的农村,生活很贫苦,平日里没有大米白面可吃,只有在传统的节日,每家才能按人口领到两斤面粉,才能吃上一顿饺子,所以我们就很盼望过节。除了能吃上饺子以外,还有许多有趣的事。而这些有趣的事也都是母亲给我们带来的。
   
    那时我们还小,什么都不懂,只知道盼节,只知道热闹好玩。其不知凡是节日,都是母亲最忙碌最辛苦的日子。就说这端午节吧,就足够母亲忙两天的了。
  
    在端午节的头一天,母亲就开始忙碌起来,她先是找出五彩丝线,细心地拈成一根根细绳,但却不急于给我们系,非得等到我们都入睡了以后,才偷偷地、挨个地给我们系上。
   
    母亲还习惯给我们染指甲。我说的染指甲可不是用指甲油,而是用山里的一种植物,是一种叫做“芨芨草”的一年生草本植物,它的茎和叶都近乎半透明,又嫩又亮。端午节的头一天,我和妹妹们便到野外去采摘芨芨草的叶子,再到后山去摘一些椴树叶,用来包指甲。椴树的叶片大而有韧性,包起来很方便,又不吸收水分,有助于指甲的着色。回来以后,我们便按照母亲的指导,找来一块平面的石头,再拿一个小锤子,把芨芨草叶放到石头上面,再往里加一些白矾,然后用小锤砸,直到砸粘砸碎为止。这些都是染指甲的准备工作,由我们自己来做。
   
    到了晚上,母亲便开始给我们包指甲。我们一个个都躺在被窝里,母亲便拉着我们的手,把那粘粘的芨芨草放到我们的指甲上,然后再用那大大的椴树页把指甲包起来,最后用线绳一道一道地捆扎好,我们往往是不等母亲给我们包完就进入了梦乡。
   
    到了端午节的早上,太阳还没有出来时,母亲便唤我们起来,小时候贪睡(其实现在也是)不愿起来,母亲就把煮好的鸡蛋硬往我们嘴里塞,她说这鸡蛋必须在太阳没出来时吃,那时也没问母亲这是为什么。母亲虽然很严厉,但在节日里对我们可相当好,她总是连哄带劝地拉我们起来,因为我们不仅要吃母亲煮的鸡蛋,还要到小河边去洗脸,因为这洗脸也不能等到太阳出来,我现在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听母亲说那小河是常流水,用这河水洗脸能明目,不得眼病。所以我们弟妹几个也就很不情愿地起来了,先打开手指上的椴树叶,你会发现,经过了一夜,那指甲已变的殷红,且有光亮,很好看。再看我们的脖子上,手腕上,脚脖上都系上了五彩线,那是母亲在我们睡熟以后系上去的。(我们只是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睡的觉,更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起的炕。那时有谁会去体会母亲的辛劳呢?只知道过节快乐)。鸡蛋是一定要吃的,尤其要吃那五月初一下的鸡蛋,母亲说吃五月初一的鸡蛋不肚子疼。我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母亲说的都是对的。为了分别不同的鸡蛋,母亲就给初一的鸡蛋打上记号,那打记号的方法也很特别,母亲先用手沾点油,再抹点灶灰,再抹到鸡蛋上,用水煮了以后也不掉。有时初一的鸡蛋没有那么多,分不过来,母亲就到别人家去换,母亲对我们那可是疼爱有加。什么事都肯做。(当然母亲从不做违法的事)
  
    吃完了鸡蛋,按照母亲的吩咐,我们弟妹几个就拿了毛巾肥皂到何边去洗脸,小河就在我们村子的前边,河水很清凉,洗起来确实很舒服。顺便我们几个就在河边采了一些艾蒿柳蒿和柳枝拿回家,插到房檐上,还在柳枝上挂上手叠的小葫芦、小印之类,那小葫芦、小印都有穗,被清风一吹摇摇摆摆的,也很美观很别致。也是留在我记忆中的不可忘怀的一道风景。
  
    等到我们把这一切都做完的时候,母亲的饺子也包的差不多了,我也伸手帮母亲包,要知道,这可是春节以后吃的第一顿饺子啊。母亲平时很会过,可在这很少吃的饺子上母亲可是很用心,她总是把饺子馅拌得香香的,谁都说母亲包的饺子好吃。
   
    一个端午节,也只不过是一年三百六十天中的一天,可这一天,却记录了母亲给我们的无限的温暖,无限的爱。在她,那爱是不经意的,是自然的,在我们小的时候也没有体会到。可现在,当我回忆起那许许多多的有母亲的端午节的时候,我就会感到我的母亲有多么可敬,有多么可爱!为了这一个节日,她孜孜不倦地劳作,高高兴兴地付出,当她为我们包指甲的时候,是否也包进了她的希望?当她为我们系五彩线的时候,是否也系上了她的祈求?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母亲是那么普通,是那么平常,她就像一朵花,用她的蜜,用她的粉,心甘情愿地哺育、滋养着我们这些小蜜蜂。可她所付出的辛苦并没有得到回报,她过早地离开了我们,让我一想起来就难过之极。所以,在这个传统的节日里,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我那可爱而又伟大的母亲!
                                        写于06年端午节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