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悔孩儿的呼唤

喜怒哀乐随意写,风花雪月自在吟,亲情友爱寻常事,泾渭分明醒后人。

 
 
 

日志

 
 

第三次进山.日记  

2012-05-22 16:13:22|  分类: 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次进山
五月十二日 星期六 天气晴


         明天是母亲节,准备去婆家给婆婆做点好吃的。吃啥呢,还是野菜好吧,就用野菜给婆婆包饺子吧——这是我头几天就做的决定。本来是和二妹约好的,等周六趁小侄女不上学的时候一起上山去采大叶芹。大叶芹是很好的山野菜,味道清香,生吃那茎秆还有甜味呢。可是二妹临时有事,不能和我一起去了,我只好跟小侄女一起上山了。

    

         吃过中午饭,嘱咐好老父亲,我便和小侄女每人花三元钱坐上客车,到离家十里之外的山里去。


        本来小时候是经常进山采野菜的,什么地方有野菜也是比较熟悉的,可现在状况发生了改变,人们都认准了野菜,除了采来自己吃之外还要卖给菜贩子赚点零花钱,菜贩子再把野菜贩运到大城市里卖给城里人,长春每年都有卖野菜的,都是从山里倒腾来的。所以现在采野菜的人比野菜都多,只要你进山,就会看见采野菜的人。所以附近的地方肯定是采不到了,所以人们都坐三轮车去很远的大山里采,因为那里除了山深林密之外村落也稀疏,采野菜的人也少,所以每去必有收获。


        我们是不能去太远的地方了,因为回来时必须要赶上有返程的车才行。太晚了就得步行了,况且回家太晚还怕老父亲挨饿。坐上车之后,小侄女说要找她三姑,她说她三姑好玩,呵呵。找就找吧,反正是顺路。三妹现在住的小村子就是我的故居所在。我们下了车之后找上三妹,一起步行去山里。

 

第三次进山 - 悔孩儿 - 悔孩儿的呼唤

这满树繁花的是臭李子树(果实黑色,小小的,圆圆的,一串串的。学名我不知道,应该是属于丁香科吧)

 

        我们走了四里多的公路便拐向山里,那山上有我母亲的墓地。记得08年时我和女儿一起回老家,大兄弟媳妇就是领着我们在那座山上采了许多的大叶芹。我们一路走一路拍照,路边那些臭李子树和山定子树都缀着繁茂的花朵,飘散着醉人的清香,很远便能闻到。还有树下草丛里那些烂漫的小野花,总是吸引着我,令我欣喜不已,我总是不经意地想起朱自清先生的那段话“野花遍地是,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呵呵,人老童心在,很好笑吧。

第三次进山 - 悔孩儿 - 悔孩儿的呼唤

                                                    这是山定子花(学名我也不知道,秋天结果,果实小小的,粉中带红,酸中带甜)


        虽然有闲心,但时间有限,我们必须赶紧地采野菜。走了二里来的山路,又钻了半天的密林,却什么菜也没有找到。或许是我记错了地方,或许是我们还没有走到地方,反正我这个人一向是记性不好忘性强的,况且山又很大,这菜在哪旮瘩真就是不好找啊,呵呵。采不到就采不到吧,反正家里还有二妹给我的那些大叶芹,也够包饺子了。不行我还可以在明天早上买点。还是赶紧下山吧,去公路下边的大甸子里去采薇菜吧,因为我老弟早几天告诉我那里有许多的薇菜。


        要去大甸子必须趟过一条小河,天气还不太热,河水一定很凉。但为了不空手而归,任它刀山火海也要闯了。哈哈。于是我脱去鞋袜,卷起裤腿,把心一横便下到河里。有几十年没有趟河了,也算过把瘾吧,嘻嘻。还算好,河水并不像我想像的那样刺骨,只是河底的许多石头很硌脚,一步一歪地趟过去,小侄女不敢过,是她三姑背过去的。好在多日没有下雨,草甸子里很干爽,不用怕湿鞋了。


        最先令我惊喜的是那些野百合,成片成片的,就在林子边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的野百合哪。只是还没有开花,我就想,这要是全都开花了该是什么样的情景啊,该有多么美妙啊,当时我就下决心,等她开花时我一定来拍摄,这可是我最最喜欢的野花了。


        我们三个人离得不远,都各自寻找着。几经寻觅之后,三妹最先看到了薇菜,随即我也看到了,还算不少呢,于是便采了起来。小侄女和我不一样,不爱采野菜,采了一会便嚷嚷着要回家,我便哄她,让她拿照相机拍照。这一点她倒是随我了,只要拿着照相机便把什么都忘了。本来她的右手腕触了,平时都不敢动。可照相机到了她手里,她那手也敢动了胳膊也敢抬了。好气人哟,吼吼。

第三次进山 - 悔孩儿 - 悔孩儿的呼唤

                                                                        我的小侄女,笑得很灿烂吧。


        大约采了半个多小时吧,看看天气不好,像要下雨的样子,又怕太晚了没有车可乘,所以我们只好打道回府,最后还在林子边上看到了一小片刺五加。这回总算有了收获,不至于空手而回了。小侄女还是不想自己趟河。我便鼓励她:你自己趟我给你照相。这招还真奏效,小侄女很高兴地下了河,我便一边逗她一边给她拍照。小侄女的眼睛不大,但笑起来很好看,像弯弯的月牙儿,我很是喜欢她那灿烂的笑容,所以常逗她。我也让小侄女给我拍了几张,留作纪念吧。


       虽然我对故乡并不陌生,每年都要回来给爷爷奶奶和母亲上坟,但都是来去匆匆的。况且回来的季节都不对,要么就是春雪尚存漫山遍野的花儿还没有开放,要么就是秋风初起那些花儿早已凋零,很难让我有这么好的兴致。这次如果不是回来护理老父亲,如果不是恰好在这草木萌发山花烂漫的季节里,我也不可能来跋山涉水来尽情地领略这即熟悉又陌生的故乡的风光了。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